您现在的位置:中银国际期货网 >> 金融期货>> 外汇期货>> 正文内容

会员中心

会员中心

在岸离岸人民币汇差意外收窄

作者:研究部 来源:99期货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年02月25日 【字体: |

市场猜测央行出手干预,或为汇改波幅扩大再造窗口期上周以来,离岸人民币汇率贬值幅度高达0.83%,不仅悉数回吐今年以来全部涨幅,且其跌幅远大于在岸人民币0.40%的贬值幅度。本次人民币贬值,是在市场流动性充裕、且并无“特别重大事件”的背景下进行的,这也使得此次贬值更像是一场央行干预为主的调整。
  离岸人民币更大的贬值幅度,意味着在离岸人民币汇差已经收窄。在打击、挤出套利投机资金的同时,也或为下一步汇改创造新的窗口期,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有望扩大。
  以上海自贸区为试点,未来可能出现“境内区外”、“区内”以及“境外”三种人民币汇率,“长期而言,而等到资本账户完全开放后,这三种汇率有可能会趋向一致、成为一个汇率”。
  有观点指出,“中国经济在度过未来数个月的难关后,汇率、利率的波动性极可能增加,最近的一幕或者只是序曲。”
  贬值或是央行干预为主的调整
  延续上周跌势,24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1189,连续5个交易日下跌;而离岸人民币即期汇价24日在数日连跌后首次收升。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上周显著贬值、累计挫低0.4%;一周以来,离岸人民币汇率贬值幅度高达0.83%,不仅悉数回吐今年以来全部涨幅,且其跌幅远大于在岸人民币0.40%的贬值幅度。
  上述贬值幅度超过季节性调整的经验值,市场对此颇感意外,目前基本形成的共识是:这或是一次以央行干预为主的调整,希望改变市场对于人民币单边持续升值的预期,减少为干预人民币过快升值而进行的被动货币投放,以及增加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而从目前市场表现来看,央行调整已基本到位,实现了预期目标。
  在岸、离岸人民币一直存在汇率差,而且离岸人民币一直存在对在岸人民币的溢价。本周离岸人民币贬值幅度更大意味着,在、离岸人民币汇差已经收窄。
  “过去一个星期,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与美元指数之间的关系被打破,反映出央行希望扭转人民币升值的趋势。”法兴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师姚炜昨日告诉上证报记者,“而在岸、离岸人民币汇率价差收窄,说明市场在跟进。”
  目前人民币贬值并没有基本面恶化作为支撑,因此演变为趋势性拐点的可能性不大,分析师们倾向于密切关注央行在中间价、以及日内市场价的引导信号。
  部分投机资金解除人民币多头头寸
  “通常来说,每年年初,市场会建立大量的美元/人民币的空头头寸,这是央行所不愿见到的。”一家外资大行资深外汇交易员告诉记者,在略感意外的同时,他发现“一些投资者不得不解除了人民币多头头寸”。
  而最近汇丰PMI初值等经济指标走弱、人民币走软等之间的交互影响,更推动了人民币贬值的速度。地方债务、信托危机等也都成为海外投资者看空中国的理由。
  在人民币贬值预期下,以及在岸、离岸人民币汇率差收窄,短期的投机性资金会减少。“如果后期金融数据、汇市传递出类似信号,去年下半年开始的资金流入中国的势头会被逆转。但是,资金如果流出过多,也会成为风险。”位于香港的某外资行一位分析师昨日告诉上证报记者。
  更让海外投机资金担忧的是,更多信托产品未来数月汇总到期,到时可能更多“好戏上演”,这些都成为他们看淡人民币的理由。比如,美银美林认为,4-7月会是下一个信托违约的高风险期,而第一例真正违约可能发生在5月。
  “中国经济在渡过2-3个月、乃至6个月的难关后,汇率、利率的波动性极可能增加,那么,最近的一幕或者只是序曲。”上述外资行分析师称。
  或推动汇改再迎窗口期
  一切的变动,最终回归到中国如火如荼进行的金融改革上。人民币贬值后,缩短了与中间价的差距,若升值预期弱化、甚至出现分化时,将再次迎来汇率市场化改革的窗口期。
  因此,近期人民币下跌被认为是为扩大人民币交易区间、允许人民币更自由浮动铺路。而央行19日有关“今年将有序扩大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的表态,似乎也对此形成了印证。
  上述外资行分析师认为,今年各项金融改革预期很高,在推进改革的过程中,“如果大量热钱涌入,不仅对货币工具的有效性产生影响,也会对改革步骤产生影响”。
  类似的情况,在2011年底、2012年初曾出现,当时市场充斥有关人民币双向波动的预期,而央行在2012年4月宣布人民币兑美元日交易区间从当日中间价上下0.5%浮动扩大至1.0%。
  与此同时,一些改革举措首先在上海自贸区内试点、再推广到全国范围,被视为一种可行路径。一家外资行在华高管告诉上证报记者,预计未来可能出现“境内区外”、“区内”、以及“境外”三种人民币汇率,“长期而言,而等到资本账户完全开放后,这三种汇率有可能会趋向一致、成为一个汇率”。
  尽管目前有机构预计今年央行将人民币汇率波幅从1%扩大到2%是大概率事件,但仍有观点认为,考虑到国内经济增长、金融风险等,不确定今年央行是否愿意在人民币汇率波动、人民币升值贬值等方面冒更大风险。
  来源:上海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