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银国际期货网 >> 金融期货>> 外汇期货>> 正文内容

会员中心

会员中心

人民币五跌停的意外发现:境外资本正与中国央行暗战

作者: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年02月03日 【字体: |

导读

他意外发现,每当人民币即期汇率逼近跌停时,人民币境内外汇差往往缩小到40-50个基点。由此,套利行为开始消退,带动即期汇率出现一定程度的反弹。

但是,由于境内采取资本管制措施,企业要完成上述套利操作,绝非易事。比如将境内购汇所得的大量美元如何迅速转到香港市场结汇出售,就是一道难题。

一家贸易企业主管透露,其实这对某些境内企业并非难事。他们通常的做法是,先在香港设立一家“窗口”公司,通过这家公司与境内企业签订一系列贸易合同,就能在贸易项下,迅速将美元汇到窗口公司账户实现套利操作。甚至,有些企业为了加快套利交易速度,先让境外窗口公司将手里的美元资金结汇出售,然后由境内购汇所得的美元资金弥补缺口。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2月2日,人民币美元即期汇率一度跌至6.2604,较当天中间价跌幅达到1.986%,再度逼近央行设定的单日汇率浮动下限2%。

这已是过去八天人民币即期汇率第5次逼近跌停。

一家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坦言,它的幕后推手,正是越演越烈的人民币境内外汇差套利行为。

上周一以来,他发现越来越多境内企业与金融机构从境内人民币市场大举购汇(买入美元卖出人民币),然后将这些美元资金迅速转往香港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NDF)市场结汇(卖出美元买入人民币),从而套取人民币的境内外汇差收益。

”每天基本会有80多个基点的汇差收益。“他说。这意味着一家企业若投入1亿美元资金参与套利操作,每天至少能创造约80万美元收益。

然而,套利行为的盛行,某种程度触发了境内人民币市场购汇盘潮涌,导致人民币即期汇率屡屡跌停。

不少银行外汇交易员不无担心地表示,若人民币即期汇率再持续逼进跌停,不排除央行可能采取汇率干预措施遏制这类套利行为。

“但这些企业似乎吃了定心丸。”这位外汇交易员称,它们之所以敢玩转这类套利交易,就是看中境外资本正在竭力压低离岸人民币汇率,与力求汇率稳定的央行开展一轮暗战。

境内外汇差套利兴起

这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直言,在人民币汇率市场,一直存在两种报价,一是境内市场的人民币即期汇率报价,二是香港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NDF)市场的离岸人民币汇率报价。前者某种程度折射央行管理人民币汇率波动区间的意图,后者则代表境外机构对人民币汇率未来走势的预判方向。

在此前数年人民币单边升值的情况下,即便两者存在100多个基点的汇差,也很少触发境内外汇差套利行为。究其原因,是多数机构更愿持有人民币坐等升值收益。

然而,随着近期美元强势升值与中国经济增速放缓,这种局面正被迅速扭转。

他回忆说,在1月26日人民币即期汇率首次逼近跌停前,香港NDF市场的人民币兑美元报价要比境内市场低247个基点,触发当天早盘众多企业在境内市场购汇,然后将这些美元悉数转往香港结汇,套取247个基点的汇差。

由于这种套利行为引发境内市场的购汇盘潮涌,很快触发人民币即期汇率一度逼近跌停。

“上周以来,类似现象已经出现多次。”他说,很多企业都是根据隔夜美元指数涨幅预判人民币跌幅,就在当天早盘先压低NDF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报价,扩大人民币境内外汇差,然后就在境内大举购汇,并将美元拿到香港NDF市场结汇锁定汇差收益。

他意外发现,每当人民币即期汇率逼近跌停时,人民币境内外汇差往往缩小到40-50个基点。由此,套利行为开始消退,带动即期汇率出现一定程度的反弹。

但是,由于境内采取资本管制措施,企业要完成上述套利操作,绝非易事。比如将境内购汇所得的大量美元如何迅速转到香港市场结汇出售,就是一道难题。

一家贸易企业主管透露,其实这对某些境内企业并非难事。他们通常的做法是,先在香港设立一家“窗口”公司,通过这家公司与境内企业签订一系列贸易合同,就能在贸易项下,迅速将美元汇到窗口公司账户实现套利操作。甚至,有些企业为了加快套利交易速度,先让境外窗口公司将手里的美元资金结汇出售,然后由境内购汇所得的美元资金弥补缺口。

他直言,这种做法的好处,不仅帮助企业将不少“滞留”在境外窗口公司的利润进行避税,还能套取相应的汇差收益。

上述外汇交易员指出,目前参与这类套利交易的,主要是境内贸易企业。一方面他们有利润转移的需求,另一方面他们购汇额度往往高于结汇,从而间接锁定人民币贬值风险。

“周一早盘人民币境内外汇差超过80个基点时,就有不少企业参与这类套利交易。”他说。在他看来,这种套利行为应该已经被央行相关部门关注到,但这些企业之所以敢于火中取栗,是因为他们在豪赌境外资本正在竭力压低人民币汇率,与力求汇率稳定的央行开展一轮博弈。

估值博弈催生套利盘

在这位外汇交易员看来,近期央行通过调整中间价,似乎在有步骤地扭转人民币大幅下跌走势,转而容忍人民币跟随市场缓慢下跌。尤其是上周一人民币即期汇价首次逼近跌停后,第二天央行就上调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似在有意稳定人民币汇率波动区间。

有经济学家指出,央行此举是向市场传递某种政策信号:正在建立一个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有管理的人民币浮动汇率制度。具体而言,就是人民币汇率波动的区间管理。

多位外汇交易员认为,央行所设定的人民币汇率波动区间管理范畴,可能是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6.0-6.3附近进行宽幅波动。如此,一来它能对美元汇率适时贬值,确保出口产业稳健回暖,二来它也能对欧元日元等非美货币保持适度的缓慢升值,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创造有利环境。

然而,某些境外资本并不认同这种观点,他们更倾向人民币会出现一轮快速贬值。

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认为,人民币名义和实际有效汇率自2005年汇改以来,已经累计分别升值40.5%和51%。如今随着美元强势升值,加之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可能引发资本撤离,不排除人民币短期出现约10%的技术性回调。

“过去数年人民币单边升值,已经积累了庞大的境外套利资金。如今这些资金看到人民币双向波动导致汇差收益大幅缩水,自然就会考虑改换门庭。”他进一步指出,据他所知,目前不少日元兑人民币套利资金正开始撤离。以往,他们每年通过借入日元兑换成人民币,可以享有4%-5%年化无风险利差收益,但随着过去一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约3.1%,他们发现将套利资金转向美元,可能获得比人民币更可观的收益,便开始纷纷撤离人民币资产。

在上述外汇交易员看来,正是境外资本与央行对人民币汇率未来走势意见不一,导致境外人民币汇率报价往往低于境内市场,从而引发套利行为潮涌。

”但是,这种套利行为未必会持续很久,因为境外资本也害怕央行采取汇率干预措施,从而损伤他们自身利差收益。”他指出,一旦人民币汇率跌破2014年最低点6.2676,则可能令这些境外资本对人民币汇率未来走势更加悲观,进一步加快资本撤离速度,从而持续导致人民币境内外汇差扩大,激发更多套利盘涌现。

截至2月2日收盘时,美元兑人民币收盘价报6.2597,离2014年最低点仅仅一步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