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银国际期货网 >> 金融期货>> 股指期货>> 正文内容

会员中心

会员中心

境外交易所卡位中国股指期货

作者: 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12日 【字体: |

中国的股指期货面临的限制是短暂的,一旦股市情况好转,股指期货面临的诸多限制条件可能会慢慢放开。

  市场对股指期货的功能还有很多误解,大家对做空这件事心存疑虑,在呼吁恢复股指期货交易的同时也要呼吁相关机构加大投资者教育。

  “近期机构和境外交易所对境外A股相关股指期货产品的宣传力度加大不少。”一家期货私募基金负责人林强(化名)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几乎一周就有一个推介会,我们已经在交易。”

  东湾资本总经理胡晓辉也深有体会:“已经有不少人去做新加坡交易所富时中国A50指数期货的交易了。”

  更有期货投资者在手机微信上收到券商香港子公司的广告,广告称新交所富时中国A50指数期货“是惟一和中国A股市场相关的离岸指数期货。”、投资者“无须到香港办理,仅携带身份证在公司持牌人面前填写开户资料并递交至香港办理手续即可”开户交易。

  无论是机构还是投资者,投奔新交所均属无奈。

  中金所[微博]沪深300(3339.668-0.45-0.01%)股指期货IF、中证500股指期货IC、上证50股指期货IH等品种期限合约在9月7日“史上最严限仓令”之下,其日均成交呈现出大幅缩水。

  英国《金融时报》也指出,最近数周,世界上一度最活跃的中国股指期货市场遭到了严重削弱,原因就在于旨在打击那些被指应对近来中国股市大跌负责的做空者的监管规定。

  在中金所发布新规之后,部分投资者不得不将注意力转移至与之相对应的新加坡A50股指期货,原本市场活跃度几乎为零的A50品种的持仓量和成交量均大幅提高。

  A50反超

  林强告诉记者:“新华富时中国A50指数包含了中国A股市场市值最大的50家公司,富时A50指数与上证50指数(2218.605-0.69-0.03%)和沪深300指数高度相关,因此A50股指期货是个不错的对冲工具。我们用富时中国A50指数期货配合美元兑人民币的离岸外汇期货,管理国内产品的风险。理论上跨市套利、跨期套利和跨品种套利都可以做,但目前我们集中在风险对冲这块,其他产品还在开发。”

  记者了解到,富时中国A50指数期货以美元计价,合约规模小,近期面值不到1万美元,折合成人民币约6万元。交易保证金率依经纪商的不同而不同,但因合约面值较小,与国内上证50指数期货相比,参与门槛显得比较低。按当前点位计算,费率约为万八(7美元左右)。

  “个人投资者和私募都比较感兴趣。”一家期货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国内股指期货严格限仓后,就有很多投资者来向我们咨询,开户数出现较大增长。”

  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A50日均成交量达到44.1万手,同比增长164%。2015年6月26日,A50股指期货的当日成交量达153.1万手,创下历史新高,备受市场关注。随后A50股指期货成交量随A股急跌而下滑,但仍较为平稳。9月,新加坡A50当月期指合约当日成交量约为20多万手,该数据相当于新规后沪深300期指当月合约日均成交量的10倍。

  与此同时,2015年A50日均持仓量达到了58.9万手,同比增长超60%。2015年5月26日,A50股指期货的持仓量一度创下81.9万手的历史新高。9月持仓量依然维持在近50万手左右水平。

  不过,业内人士也指出,机构想要参与新交所的交易并不容易。

  华宝证券分析师李真指出,国内投资者投资新交所A50指数期货需解决两个问题:一是资金出境问题,二是账户开立问题。资金出境方面,大额资金最常见的方式是借QDII出境,但在当前QDII额度吃紧的情况下,资金出境或需通过找外资行变相融资方式实现。账户开立方面,由于交易的是境外交易所的指数期货产品,可以寻找在境内有代理行的期货公司等经纪商解决。

  对于个人投资者而言,5万的换汇额度或足够支持其操作,故可提前去国内银行开通香港等资金出入自由地区的银行账户便可去相应的期货公司提交开户申请。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外管局已经加强对资本外流的管制,若出现3个账户往境外同一个账户打入资金,则会被监控。

  但对机构而言,李真指出,考虑到当前国内已成立的产品面对的是稀缺的QDII额度,且未开立海外产品账户时难以海外直接筹资,加之多数私募并未接入支持境内外资金便捷划转的账户平台,实际借A50指数期货实现跨境、跨品种的套利存在困难。

  除了购汇额度等诸多方面的限制,新交所A50期指的交易成本和佣金比国内高,交易时间、制度方面有差别,如A50指数期货存在夜盘交易时段(此时国内市场是不交易的),对于跨市场跨品种套利的投资者,若持仓过夜,存在裸露的风险。

  不过,林强认为:“想做的投资者还是会千方百计去做的,特别是如果国内股指期货受限制时间很长,肯定有更多资金通过各种方式去境外寻求避险工具。”

  新加坡富时中国A50股指期货一片火热的同时,境外交易所也越来越多看到中国衍生品市场的刚性需求。芝加哥商品期货交易所也将于10月12日推出E迷你富时中国50指数期货(交易代码:FT5),涵盖在香港地区上市的50只中国概念重磅蓝筹股,提供接近24小时的全天候交易。

  期指过冬

  与境外市场相比,国内期货市场已有过冬迹象。

  9月2日,中金所出台史上最严厉的抑制期指过度投机的多项措施。其中明确,自9月7日起,单个产品、单日开仓超过10手即构成“日内开仓交易量较大”的异常交易行为;非套保保证金由目前的30%提高至40%、套保由10%提高至20%;平今仓手续费标准由0.015%提高至0.23%。

  次日,股指期货IC1509合约、IF1509合约、IH1509合约成交量均出现暴跌,成交额分别降至136.19亿元、363.12亿元和105.99亿元,环比分别暴跌92.17%、93.31%和91.75%。

  中国期货业协会最新统计显示,整个9月全国期货市场交易规模较上月有所下降,以单边计算,当月全国期货市场成交量为2.76亿手,成交额约14.09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4.09%和下降42.54%,环比分别下降19.07%和77.8%。

  方正中期研究院指出,9月我国金融期货成交量与成交额均出现环比下滑,成交量为0.029亿手,成交额为2.64万亿元,相比8月的0.48亿手和51.3万亿元,两项指标环比下降93.91%和94.85%。因此,9月份国内股指期货期货市场成交量和成交额均对全国期货市场产生巨大的影响,成为当月全市场成交规模下滑的最主要因素。

  就在几个月前,沪深300指数期货合约还是世界上交易量最大的合约。7月沪深300期指合约日均交易量为170万手,而在芝加哥交易的标普500(S&P 500)期指合约日均交易量不过150万手。

  “无论期货公司是券商系、产业系还是银行保险系等,股指期货在期货公司业务中的分量都是举足轻重的。股指期货为我们公司带来的业务收入超过70%,很多公司比例可能更高。”一家券商系期货公司高管坦言。

  金融期货已经成为中国期货业最大的收入来源。期货业协会数据显示,沪深300期指的上半年成交额同比翻两番,达242.9万亿元。中金所成交额6月达88.67万亿元人民币,已占中国期货市场的90%。

  但目前股指期货遭受重重限制,期货公司生存面临巨大挑战,“中金所新规对所有期货公司业务冲击都是剧烈的。尤其是这两年期货公司都在转型,依靠股指期货发行的金融创新产品,发展资管创新业务。”上述高管表示,“新规发布后,我们资管部门创新产品一大半被迫停运。现在,业内只有那些获批建立香港子公司、拥有一块境外业务牌照的期货公司日子比较好过点。”

  不仅仅期货公司,其他金融机构也受到一定影响。海通证券(13.740.000.00%)量化投资经理陈翔说:“2014年,全年新发行的量化产品就超过了大概600只,加上已发行的量化对冲产品的规模超过1500例。假如没有股指期货对冲和套保,可能基本上交易就很难做,机构也可能也没有意愿去持有现货。”

  “更让人担忧的是,如果股指期货不能恢复正常交易的话,原先聚集到期货行业的人才将流散,这对期货行业发展来说是最重大的损失。”胡晓辉说。

  掌握定价权

  中金所股指期货所面临的困境也让人想起了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股市。野村证券2009年的一份题为“妖魔化卖空愚蠢之至”的报告称,1990年日本股市开始下跌时,日经225指数期货被当作替罪羊,监管者提高了交易成本以限制期指的交易。然而,对期指的打压未能提振现货市场的走势,日经股指期货的主要交易还由此从大阪转向新加坡。

  让人担心的是,若国内对股指期货的限制持续较长时间,资金是否会通过各种渠道寻找国外市场进行交易,从而丧失国内期指产品的竞争力,重蹈日本覆辙。

  不过,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中国的股指期货面临的限制是短暂的,一旦股市情况好转,股指期货面临的诸多限制条件可能会慢慢放开。

  林强表示:“市场对股指期货的功能还有很多误解,大家对做空这件事心存疑虑,在呼吁恢复股指期货交易的同时也要呼吁相关机构加大投资者教育。”

  海通证券量化投资部经理陈翔指出:“机构运用股指期货大概有这么几种模式。一种做的是股票市场的中性策略,这个主要是通过买入或者持有现货,然后利用股指期货这套期保值的功能来规避现货的价格风险。这样一种策略又被称为α策略。它是当前国内投资机构最常用的量化策略之一。一种为了规避下跌风险。如果机构觉得大盘有风险,也会用这个股指期货来规避风险,就可以通过卖出股指期货,而不是提前卖出现货。因为有了股指期货这么一个工具,机构可以就是说更有动力,或者说更有意愿去持有大量的现货。还有一种是做期现货套利。当期货跟现货价差出现了比较大的偏差时,买一个现货,卖出期货来进行套利的交易,通过这种交易就是可以使得这个期现货之间的价差,控制在一个比较合理的位置。”

  可以看出,机构并不会只持有股指期货空头或多头,而是现货期货两个市场配合操作。

  “我们买了一篮子的股票,同时做空指数,没有一个裸空的部位,比如我买十个亿的股票,那么我做空了等值十个亿的股指期货。我要赚的钱是在牛市里我持有一篮子股票能够跑赢市场,在熊市的时候,这一篮子股票组合比指数跌得少,那就有我们的绝对收益。”量金资产董事长孟诚表示。

  而他透露:“从去年的5月到今年的5月这一段时间,股票市场很疯狂,我们在期货市场是赔钱的,一个产品就可以赔一个亿,但在现货市场是赚钱的。6月开始,情况反过来了,我们的股票是亏损的,但我们的期货是赚钱的。买股指期货相当于买保险,在这个大牛市里我们付了整个组合10%的成本做了保险费。”

  “也许投资者会问期货市场赚的是谁的钱,我们期货赚的是那些单边做多的,也就是投机者的钱。投机者给市场提供了流动性,一些从事套保的机构通过投机者还可能获得相对低风险收益;但如果没有投机者作为对手盘,市场流动性就会出现问题,最后转移风险也就更困难。”孟诚说。

  胡晓辉也指出:“期货市场是一个双向结构,我和你之间可能风险很大,它对外不输出风险。”

  在本轮股市调整过程中,股指期货也发挥了不小的功能。如果没有股指期货的套保功能,股票持有者为了规避系统性风险,只能将其手中的股票卖出,由于市场急跌时期流动性不足,这些抛售会导致价格快速、大幅下跌。通过股指期货,现货持有者可以将做空或抛压从现货市场转移到期货市场。由于股指期货品种集中,相对个股流动性更为充足,因此交易者选择在期货市场对冲风险,而不是继续抛售流动性匮乏的股票现货。据海通期货[微博]总经理徐凌测算,因为有了股指期货套保对冲,分流了现货市场有近4000亿元的股票抛压。

  在成熟金融市场中,股指期货发展也在经历了波折之后最终成为标配,因此中国市场也应更深刻地认识金融衍生产品,掌握好自己的金融定价权。